首页 | 博客首页| 帮助 | 退出
寿平的博客
http://sp1957.cityphotos.cn
标题 标签
注册名:
     博文 | 评论 | 留言 | 好友管理 |
我的博文
 
· 那时侯我的名字叫阿依古丽 (2010-02-24 22:03)
  标签:  
 

当年的阿伊古丽有一对明亮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1976年刚刚高中毕业的我,从乌鲁木齐市下乡来到吐鲁番五星公社创业农场。这个所谓的“农场其实是一个以维吾尔族居民为主的生产大队。早先,五星公社上山下乡的知情分布在公社的各个大队,几年时间下来,抽调到工厂的抽调了,推荐上学的上学了,剩下的知情已经不多,而且大多数是家庭出身不好的知青了。公社的领导就把那些老知青集中在一个大队里,还起了一个很有激情的名字——创业农场,从那时起,公社里再有新的知青下来,都是到这个知青集中的农场了。
       这个农场在艾丁湖的边沿,放眼望去四周都是戈壁滩,零零星星的有几排低矮的红柳树,这树没有人知道是那年那月种下的。就在离红柳树不远的地方孤零零的有两排用土块磊起的窑洞式土房,这就是知青的宿舍了。这房子里面积很小,左右都用土块磊了土炕,两个土炕中间大约50厘米的走道,看上去十分狭窄。土炕的前端又用土块磊起一个高出炕约四十厘米高的土台子,正好可以放煤油灯,还可以盘腿坐在炕上趴在土台上写字,当时这就是我们最温馨的“家”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的队长是一个维吾尔族的中年汉子,名叫木夏提,皮肤黝黑,总是穿黑色的条绒衣服,说起话来声音特别洪亮。在学生宿舍的东面不远处有一个涝坝(相当于蓄水池),这涝坝的边上有几颗很大很大的榆树,最大的那棵树上挂着一个汽车轮胎的内圈。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,队长就用坎土曼敲击轮胎内圈,发出咚咚的声响,这就是我们的起床号子了。早饭后我们赶着毛驴车有说有笑地到地里去,从事一天的劳动。
        队长的父亲是当地德高望重的阿訇(伊斯兰教主持教仪、讲授经典的人),他留着长长的胡须,样子很像阿凡提,而且很有爱心。他家里只要做好吃的就会送点给我们这些远离父母的孩子们尝尝。他虽然说不了几句汉语,但他会用自己特有的语言方式向知青嘘寒问暖,知青们都很喜欢他。队里的每个知青他都能叫出名字,而唯独我的名字他叫不准确,更记不住。比如红霞、桂花等都能让他有东西联想和比喻,而“寿平”两个很抽象的字他听懂了也记不住,每次见了我就用手指点着脑袋一脸的憨笑,我就会大声的喊“寿平”——我叫寿平!他也就向一个学话的孩子一样“树皮”“素饼的重复着,声音很古怪,听上去很滑稽,常常引得知青们哄堂大笑。甚至有一次大家笑得我都哭了起来,阿訇很是过意不去。
       有一天傍晚,阿訇穿戴得简直就像过节一样整齐干净,郑重其事地来到我们学生的居住地,他让队长把所有知青都召集起来了,团团的围坐在地上(当时我们开会都是这样的),阿訇站在中间,做了一番祈祷后,把我也拉到中间,说了一番维吾尔语,看上去很虔诚,我虽说听不全懂,但是我知道他在表扬我还说到了我的名字。队长木夏提翻译说,阿訇说我劳动表现好,人的心眼又好,还有一对像月亮一样明亮的眼睛,他要给我取了一个好听又好记的名字——“阿依古丽”,意思是明亮而美丽的花朵,问我同意不同意。队长木夏提的话音刚落,知青们都欢呼起来了,很多知青都羡慕我,我自己也非常的感动。因为在当地能请阿訇起名字是一种荣幸,而阿訇主动给起名字那可是荣幸中的荣幸了。
        从那以后,无论社员还是知青,无论老人还是孩子都直呼我“阿依古丽”,一直到今天,还有许多人在叫我阿依古丽。我喜欢这个名字,因为她记录了我人生中最难忘的知青生活;我难忘这个名字,因为她留下了我最美好的一段生活回忆;我珍惜这个名字,因为她包含着民族团结亲如一家的情谊。

劳动中带黑棉毛的就是队长木夏提

穿着花布衣服带着镶着狗牙边的假领子是很时髦的装扮了 

 


 



 


 
 
 
网站导航 | 广告业务 | 关于我们 | 帮助 | 浙ICP备05017988号
地址:中国浙江省嘉兴市迎宾大道99号 邮编:314050 Email(msn):cityphotos@live.cn 售图电话:0573-82532688
嘉兴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